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同事娇艳的女孩子
同事娇艳的女孩子

同事娇艳的女孩子

×××

  ×××

  20年前,我作为特殊专业的及其短缺的专业人才被发配到了大西北。 那是人人都觉得神秘的职业,但是真正愿意去的没有几个人。

  也可能是为了平衡男女之间数量的巨大差异,跟着一起分配过来的还有不少刚刚大学毕业的姑娘,霞就是其中之一。

  那会为了完成上级下达的任务,从过了春节就加班加点的努力,这时候女孩子的劣势就显得越发的明显了,正好霞跟我一组,我就不停的用自己最大所能帮她。当然了,除了革命同志之间的感情之外,她还长的不错。

  7月初,因为顺利完成了半年任务,大家都松了一口气。

  一天晚上,我到食堂去打洗澡水,发现霞正在烧水,我走到霞身边,探手往大锅里一试,水还不太热。

  这时霞身体向後一仰,後背正好抵在我胸前,扑鼻的香气从她身上撒发出来,霞可能转身和我说话,只感觉她柔嫩的手背顺带着从我裆部擦过,正好与我已被香喷喷的女人气息刺激的微微发胀的大龟头隔着薄薄的单裤来了个亲密接触。

  这样一刺激,我的整个阴茎突的一跳,撑起了一个大帐篷。

  霞低眼瞟了一下,掹嘴丝丝笑着,转身的时候,用胸前饱满的乳房在我胸前摩擦着走了出去。

  我愣了一下,被这娇艳女孩的大胆行为弄得浑身不自在起来,多时强自压抑的慾火熊熊燃起。

  强吸一口气,从锅里舀了一桶温热的水,打开餐厅侧门,也顾不上栓门,就在小院里浑身只脱得剩下条四角内裤,用水冲刷起身体和那已奔腾的雄性烈火。

  洗了几分钟,似乎听到餐厅里有轻微的脚步声,我也没在意,听到洗澡水声,一般人是不会进来的。

  一会儿,虚掩的门扉开了一个小缝,接着传来了低低的吱笑声。

  我听出来是霞的声音,呵,这麽大胆,羊不怕狼,狼还怕羊麽。

  我几部跨到门边,一推门,霞正笑着转身要跑,我伸长手臂,笑着一把将霞揽到身前。

  霞低微嬉笑着挣扎,眼睛不时向餐厅门外的大院里瞟。

  我明了她的顾虑,紧紧揽着她走进小院,将侧门栓上,低头在霞的脸上和耳际後亲吻着。

  这时霞也安静下来,仰着头任我亲吻。

  我一边亲吻着霞红润的脸,一边在她後背上下激情地抚摸着。

  霞不时打着寒噤,为了防止这妖精耍弄我,中途逃跑,只有尽快造成事实了。

  我紧抱着她亲吻了一会儿,就直奔主题,伸手下去探入霞的裙里,直接插进内裤里,手指划过一片柔软茂盛的小草丛,滑进了饱满凸起的肥嫩肉槽里,那里已是春水泛滥,一片雨雾蒙蒙。

  我顺着肉槽来回滑动几下,就回手将霞的小内裤扒拉下来。

  这时的霞已经有点六神无主,神情迷乱,眼睛雾蒙蒙的,不由自主地顺着我抬腿,任我将她下面内裤脱到一边。

  为了继续使霞保持情慾迷失状态,我脱掉霞的内裤後没有继续剥离霞身上的衣裙,而是又紧紧拥抱着霞,单手将自己仅着的四角内裤脱掉,掀起霞的裙子,将已裸露膨胀的阴茎探入霞赤裸的两腿间,摸索着用圆圆涨涨的大龟头顺着霞滑腻的饱满肉槽平推进去,并来回的不停地撬动揉擦。

  霞受此刺激,不禁连打两个寒噤,圆润光滑的大腿内侧微微痉挛着,似想夹紧,又欲张开,小嘴急促地轻呼一声,半开地痴在那里。

  我见霞嘴张开了,迅速吻住那迷人的红艳双唇,猛吸几口,将霞嘴里甜甜的津液吸入过来,然後伸入舌头,在霞口腔里挑逗戏弄那小巧柔滑的嫩舌。

  一会儿功夫,霞似乎站立不稳了,闭着眼睛,身体似抽走了骨头般摇摇欲坠。

  我左手从背後紧揽着霞的腰身,下腹用力推动着霞的两腿间,急急挪动到水池边,让霞臀部半靠坐在水池边缘,随即右手拨开霞的左大腿,然後握着已等急了的,胀大得铁硬的阴茎,将龟头贴靠着霞水漫滑腻的小阴唇上下拨动几下,然後将涨的圆润绷紧的大龟头对准小阴唇已分开,微张着圆洞的红润阴道口,正要插入,这时,刚才过程中似乎已丧失了意志的霞张开了眼睛,水波流动的眼神静静地注视着我,我急忙也用温情的目光回视着她,就在这情意绵绵的对视中,我腰腹缓缓用力,硕大的龟头牵引着粗硬的肉茎缓缓而又坚定有力的入进了霞的阴道里。

  随着大龟头探入花底,霞轻呼一声,腰身跳动了两下,随即双手紧紧抓住我的双臂,仰起上躯,将娇艳如鲜花盛开的脸庞紧紧偎贴在我胸前。

  看着这个妖媚而又有点骄横的女孩,此刻在我棍下如此迷乱,我的心中不由得升起了一丝自豪感。

  霞的蜜道里十分通畅,但宽紧适度,正好紧紧包裹着我的大肉棍,我双手下探,搂捏住霞圆润而又丰满弹性的臀肉,腰腹用力,驱动着大肉棍在霞身体里快速地做着穿插。

  霞的肉道里丰裕的爱液润滑着我火烫般的阴茎,虽然极度膨胀,将霞的阴道撑得满满的,但抽送起来如油里拔罐,并不困难。

  我刚准备放缓抽插速度,并打算剥光霞的衣裙,彻底欣赏霞肉体的美丽风光,霞将头抵着我的胸膛,双手搂紧我的臀部,压低的声音如病者呻呤:「别。有人…快…呀…」一句话提醒了我,时间场合确实不宜慢水摇橹。

  要是有人也来冲凉,特别是吴来的话…啊,恐惧夹杂着隐隐的刺激使我放弃了调玩和欣赏春色的慾望。

  抱紧霞的屁股,更猛烈地向霞阴道的最深处冲刺撞击,马上就发现霞的阴道里好像有重重的门户,重叠的肉芽挤缠着我的胀大的阴茎,随着我快速的进退翻进带出,呵呵,不需要其它的刺激了,仅仅阴道壁和大龟头的揉擦就使得我和霞快感连连。

  霞用手撑扶着我的胯侧,微俯着头,似乎不时地注视着我俩的交接处,身躯在我的抽插下如波浪般上下涌动,胸前的两个小山峰也随波荡漾,我不觉好奇心起,很想看看霞这时候是什麽表情,遂一边大力抽拉着阴茎,一边伸手抬起霞的下颚。

  只觉霞体温烫手,满面红晕,双眼半开半闭,小嘴唇微启着,牙关咬得紧紧的,见我抬起她的头看她,不觉张开朦胧的双眼,和我对视着,牙齿依然咬得紧紧的,唯恐露出一丝语声。

  霞的淫艳模样深深刺激了我,我重新抓紧她的腰侧,就这样和霞对视着,下腹更加用力,向她肉体的纵深开拓。

  没一会儿,霞突然紧抱着我的後背,下腹的两腿交叉处用力贴向我的胯间,接着又用一只手紧紧按住我的臀部,湿热的脸蛋紧抵着我的胸口,齿缝间露出了几声低微的沉闷呜鸣声。

  我知道她高潮了,时间也不允许我拖延,我放开霞的腰侧,双手从她腋下插入衬衣里,粗蛮地向上推开胸罩,紧紧抓住霞不太大但很丰满挺拔的双乳,腰腹用力将霞的屁股紧紧抵压在水池边缘上,粗硬的阴茎象发疯的狂牛,频率极快地向霞阴道的深邃处钻击。

  在这狂乱而无章法的疯狂冲击下,一会儿,我就感觉阴茎更形膨胀发热,一股控制不住的释放感觉由双丸升起,我松开被我揉捏变形的双乳,双手伸到霞背後紧紧搂住她,下腹用力抵住霞的阴阜,阴茎深入到霞阴道的最深处,紧抵着霞的花心,我--发射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