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柳府春光
柳府春光

柳府春光

紫云宫主被柳嫂戏辱,又羞又怒,身体竟然控制不住的兴奋起来。越是挣扎抗拒,乳头反而被捏揉得更加迅速的坚硬起来。她额头泌出了香汗,胸脯起伏着,呼吸也急促起来,牙齿紧咬着嘴唇,尽量不让自己发出屈辱的呻吟。「美人儿好象还没享受过这种滋味哦。」柳嫂说着话,另一只用手向下抚摸她的屁股和大腿,将她阴户捂在手掌里玩弄着。

  看着这美人扭着腰艰难的忍耐,柳婆把她阴蒂也捏在指间揉弄起来,一边调戏着道:「咦?!小母狗怎么不叫了?你叫的大家好兴奋呢!」紫云宫主身体颤抖着,柳婆感觉到手中的阴蒂乳头愈发的膨胀,一边加劲搓捏,一边向身后押着她的庄丁使个眼色,身后的家丁伸出手来,手指顶在了雪白的屁股下面。叶玉嫣只觉得有人在自己的屁股缝里来回涂抹摩擦着,然后停在了她的后庭处,那只粘湿的手指开始在她的身体下面转动着试图塞进她的菊穴里面。

  叶玉嫣本能的向上抬身,但是绳索将她的双脚分别牢固的捆绑在大腿的根部使她保持跪姿,一支手指已经塞入她的门。「……唔……住手!」女侠的身体在绳索中无助的挣动着。那只塞进菊穴的手指来回转动着,女侠痛的死去活来,挣扎着喊道:「淫贼,休要羞辱于我。」柳婆吩咐道:「封嘴!」家丁取过帕子团成一团,就来捏宫主的嘴,将她的嘴塞了个结实,又用皮带勒住嘴巴在脑后绑紧。

  柳嫂笑道:「我们就是要羞辱你,你又能如何?」一边将紫云宫主的秘处和乳房抚摸得更加用力。后面的家丁搅动手指,宫主嘴里塞着手帕,发出一声痛苦的娇喘,娇躯被迫前倾,女人隐秘的部位展现出来,只见粉红色的菊穴正紧张的闭合着,仿佛嘴巴一样吮吸着家丁插入其中的手指。

  柳嫂猛的快速捏揉着女侠高挺的乳头和阴蒂道:「这样就舒服了?还有更爽的呢!」家丁拔出手指,又操起一只阳物状的皮棒,不由分说的插进菊穴。叶玉嫣疼的浑身颤抖,塞着手帕的嘴里模糊不清的娇喘着。柳嫂让她菊穴里夹着棍子,一边揉弄阴蒂,一边得意的道:「怎么样?是不是知道要乖乖听话了?」

  后面被塞着粗大的淫具,宫主浑身颤抖,可阴蒂乳头偏偏在淫乱中更加的坚挺膨胀。柳嫂笑道:「再来教一下你这母狗,怎么给人磕头!」话音一落,菊穴里塞着的棍子被柳嫂抓住,拽着露在菊孔外的一头向上抬起。叶玉嫣后庭被深深插着,身不由己的弯下腰去。柳嫂将那支淫棒上抬,宫主的头终于在压迫下触到了地面,雪白的屁股高高的撅起,插在菊穴的棍子笔直的向斜上方竖着。柳婆让她保持着这个耻辱的姿势,然后从两腿间继续抚摸玩弄阴户。柳嫂吃吃笑道:「小母狗学会怎么磕头了?!」叶玉嫣「唔唔」娇喘着,菊穴处的疼痛和阴户上传来的快感交织着让她有种晕眩的感觉。

  在一片淫笑声中,家丁将那淫具完全的插入紫云宫主的菊穴,并用淫具末端的皮绳捆绑在腰上,将皮棒固定在她体内。柳婆笑道:「她就是用劲,想把这宝贝拉屎一般拉出来,也做不到啦。」又把叶玉嫣的乳头用木夹紧紧夹住,用细绳把木夹系到她腿上,用皮带套着勒住雪白细长的脖子,柳嫂拽动皮带,叶玉嫣只得弯着腰撅着屁股往前迈小步,下体插入的淫棒肆虐着菊孔,乳头也一起被牵动,几欲昏去。

  一伙人看着她扭着撅起的屁股前行,一个个肉棒高举。柳婆牵着宫主戏弄了一阵,又取出一条帕子,将她的一对美目蒙住,前面牵着皮带,后面家丁用鞭子抽打着她撅起的屁股,慢慢步上台阶,往上房小院中的一辆马车押送过去。

  一路将这美貌的女郎折辱到府里,押入一间卧房,柳嫂将她脖子里勒着的皮带系到床头,保持着撅屁股的姿势。早有人报知柳家兄弟,两个色徒上前来仔细观瞧,大喜道:「嗳呀!此番可擒得这厉害的美人。」嘴上说话,手里却摸了上来。一边在她身上乱摸,一边笑问道:「方才有什么好戏?」

  柳嫂笑着将她雪白的屁股扒开,皮绳固定在裆部的刑具立刻显露出来。只见一支淫棒被塞在丰满的屁股缝里,用皮绳栓在大腿和腰上,淫具却是尽根塞入,只露了一点头在外面。柳青笑道:「果然有些意思。」伸手到前面扣指弹弄阴蒂。叶玉嫣又羞又急,阴蒂却被他弹的兴奋起来。

  一边戏弄,一边把宫主反拉起双手,把项圈上的皮带系在床尾,蒙着眼堵着嘴,用鞭子拷打,鞭落处,尽是腿根,臀部,乳房这些隐秘部位,只打的叶玉嫣的翘着雪白的屁股乱扭不停。兄弟俩个边抽打边掏出自己的肉棒出来玩弄,一边看着宫主挣扎着。柳家兄弟玩得脸红耳热,只顾折磨,一边抽打,一边在她乳房

  大腿上搓揉。

  柳嫂明白兄弟心意,便将宫主塞嘴的帕巾都拉出来,又给她戴上一个强奸嘴巴的口环。宫主小嘴被撑开,却是话也说不出来。柳青脱下裤子,将阳具放在她俏脸上点着。宫主根本无法逃避,再加上屁股里被插着的淫具,稍有反抗便被抬动棒子折磨,只得默默的闻着柳青肉棒的骚味。

  柳青见她屈从,更加猖狂,肉棒在她俏脸上蹭动起来,然后塞进宫主被口环撑开的嘴里道:「今日便请你吃个饱,也算是回礼。」那肉棒在口中前后抽送,柳烟将她后庭的皮棒拨弄着,一边道:「屁股也痒了吧!」两人一上一下折磨着她,柳嫂便在一边拨弄她乳头上的木夹子,三人居然配合的甚是默契。宫主被他

  们折磨着,阴蒂也涨挺起来,塞满肉棒的嘴里禁不住发出呻吟。一边柳烟笑道:「这小妞的叫声真让人底下来劲。」握住她菊门的皮棒抽插起来。

  只见这如花似玉的尤物,手脚被牢牢捆住,撅起的屁股里插着支淫棒,阴户被抚摩的淫水四溢,同时那肉棍在嘴里出出进进,带的唾液淫水流满了胸前,几个家丁在旁边看的大声喝彩。柳青更是得意非常,抱紧这美人的头,将肉棒大力挺送,给她灌了一喉咙精液。玩得爽利了,从她嘴里拔出肉棒,又把那根满是黏液的阳具在叶玉嫣的俏脸上摔打着,白色的精液溅的到处都是。

  「也让兄弟们一起享用这女子。」柳青一边系裤带一边说。柳嫂笑道:「哪里还用你吩咐,这一帮色徒早按奈不住。」说罢拿起帕子,把宫主俏脸上的浆液抹掉,团起来塞到她的嘴里,只把那充满精液的帕子将宫主的嘴堵的严严实实。柳青笑道:「姐姐就是喜欢堵嘴,难道兄弟们不要她嘴巴伺候吗?」柳嫂道:「这是你的精华,可不要浪费了,先让她吃干净了这些,等会儿再让大伙一起喂她吃好了。」柳青道:「且看姐姐的手段。」便心满意足的观赏起群戏来。

  柳嫂答应一声,吩咐家丁将紫云宫主从床尾解开项圈上的皮带,将她抬到床上,一双玉腿分开成一字绑在两边。一旁有家丁取来蜡烛及一干淫具,众人围坐一圈便点了蜡,耍起淫刑来。柳烟将蜡油倒在叶玉嫣的两腿中间,烫得的她娇躯一弹,柳嫂立刻把她乳头紧紧揪住,笑道:「今日可要让你好好过瘾!」说着话,也取来蜡烛一斜,都倒在宫主的乳房上,这美人疼的娇躯往下一收,柳烟又举起蜡烛,滴在阴户和菊孔上。叶玉嫣的手脚被绳索捆住,无法躲闪,只得任凭凌辱。

  众人在她的敏感处来回揉捏滴蜡,下身烫得淫水乱流,叶玉嫣来回挣动着,那白丝绳又软又韧,又哪里逃脱得了,滚热的蜡油如雨点般的落在乳头阴户上。叶宫主被捆绑成羞耻模样,堵嘴蒙眼,菊孔被皮棒插得满满,娇躯稍微的移动,后面都会传来剧烈的性刺激,被这些人这般施以淫乱,不知道下来还要干些什么。

  柳府上下围在床边亵玩,眼见这美人手脚被绑,不断从戴着口环的嘴里发出娇喘。粉色的阴户随着雪白的屁股左右的挣动,显得无比妖冶诱人,被勾引的一个个底下坚硬如铁。柳烟早已按奈不住,将这美人屁股里的皮棒拔了,钻到叶玉嫣身下,把自己火热高翘的肉棒插进菊孔里,抱住她前后耸动起来。

  柳嫂笑道:「二弟也耐不住了,也罢,这女子嘴里也吃净了,便让她再吃些罢。」说完将叶玉嫣口中帕子掏出。早有眼快的补上来,按定这美人脑袋,把自己火热的肉棒也插在她嘴里,前后耸动起来。其它人看见,谁肯落后,抬起她雪白的屁股,直压了上去,将那肉棍插入阴户。

  叶玉嫣上下前后三个肉洞都被塞了大肉棒在里面抽送,只被折磨得「唔唔」娇喘。还有人笑道:「你们倒把她肉洞都占了,那我就在胸前补贴补贴。」说着就举着自己的棍子跨过正日弄宫主的家丁身上,按捺着自己肉棍,贴在这美人两个高耸的肉球中间,一边耸动,一边把乳房揉捏着往阳具上挤弄。

  看着这美貌女子被捆在床上,眼睛被蒙住,嘴里含着阴茎允吸,屁股夹住两个阳具抽动,乳房又裹着一支肉棒,却还有手脚慢的家丁没有了地方,又不好找人换换,却发现这美人被白绳绑着的玉腿,便骑到她腿上,各自将自己的阴茎按在那白嫩的腿上,来回蹭将起来,居然也爽的连声淫叫。

  一时间,房里春光无限,叶玉嫣身上服务着六根肉棒,自己被柳嫂伺候的又大又硬的阴蒂乳头也被她加紧拉扯揉捏。这绝色美人被折磨的连声娇喘,只勾得在她体内的色徒纷纷射精。宫主满身满脸的精液四处流淌,只有那两个扒在她腿上的还没有出,见众人都伏在尤物身上舔食那些黏液,急忙将自己的阴茎一前一后,插进她满是精水的阴户和菊穴,大力的抽送起来。

  柳嫂见这美人被日弄得哀婉啼转,便又把帕子抹了精液塞在她嘴里,轻笑道:「叫得这般欢快,少不得逗得大伙再玩你一次。」说着,取过几枚银针,拽住她的乳头,在手里揉捏的坚硬了,用指头拉着乳头,将银针横刺进去,直穿而过。叶玉嫣疼的浑身颤抖,嘴里却塞着两块大帕子,只得发出些娇喘,却逗得众人更是兴奋。柳嫂又将另一边也如法炮制,前后两个汉子也淫叫着拼力抽送,银针一头还挂有铃铛,娇躯晃动,铃声悦耳,只勾得众人肉棒又高举起来。

  【完】